当前位置 -> 网站首页 ->民俗风情 -> 戚继光抗倭形成的霞浦相关民俗
民俗风情
     
戚继光抗倭形成的霞浦相关民俗

    

    明代中叶,倭寇焚掠东南沿海,守军望风逃溃,使倭寇长驱直入。朝廷急忙调兵遣将,大肆用兵,独以戚继光麾下数千义乌兵屡建奇功,最后肃清倭氛,威震四海。《霞浦县志》载:“明嘉靖四十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戚继光率军乘船从温州出发,二十五抵达平阳(今浙江平阳)从平阳沿小路入闽,八月初一到到达福宁州(霞浦)”。

戚继光麾下的三千义乌兵,训练有素,纪律严明,作战骁勇。他们绝大部分家有妻子,为了保佑行军平安,作战胜利,都背挂义乌城隍及关公的符袋出征。当时福宁是州所在地,戚继光率军驻扎在福宁州东关村。为得到士兵拥戴,达到“战而不屈”的目的,满足士兵的精神寄托与信仰,戚继光便在东关村先后建起义乌城隍与关公庙。士兵们认为义乌城隍主要能为阵亡士兵其灵魂作证,其在阴间登记在册有神灵承认。关公则在礼、智、仁、义上作为士兵的楷模,以达到安定士兵队伍,激发士卒斗志的作用。相传在两座庙先后建成后,戚继光,为顺应兵心假戏真做,定于十月初八在庙内举办“开光大典”,特请来义乌道士,主持道场。在道场案桌上备有三十二件法器,分别是虎头皮冠、布头红(绑在头上)、竹丝边(为36节插在脖子上打鬼用)黄兰色神裙、何督角(“√”形木制吹号)、灵刀(圆铁环中装铁钱手摇发出响声)太平锣(武科专用)、太平鼓(元师鼓)、麻蛇(前装麻后装七节竹管)、神针三枚(雉鸡尾)神图(三伢教子画像)、香炉(锡制炉)、锡水碗(碗内放棕片去秽净水)、启奏火字木印(刻制泓、淦、明)方形石印(加盖细文印章)惊堂木、阴阳面问杯(木制)、铜制奏铃、木制龙头炉(雕刻精湛,长式炉、香灰放在前槽内焚化)观音送子像、三清奏板(弧形木制)、目鱼、弧形铜钟、桌围(绘三清帝)、神衣(青色长袍)、“卍”字形帽、月形斧、神剑、大锣钹、小锣钹、礼盆、六角果盒等。供桌上同时摆上五果六供,挂上十几幅元始天尊、太上老君、太上道君、三官大帝、护法四元帅、青龙、白虎、朱崔、玄武“四灵”像。道士先跪在殿前祷告,逐一口念神名,尔后跳上神坛作法。这是一项十分艰巨,繁琐的法事活动。坛上重叠五张桌,号称“云楼”。法师两人须蹲在云楼顶端上,要一次性达成九圣(阴阳面)保三缘(两只杯阳面向上,亦称笑杯)。法师须昼夜轮番问杯,直至生童降某人身上,手舞足蹈,颠三倒四,口喊:“本神奉旨回驾本庙,……”。其间参加祀神士卒,必须日夜轮番跪在垫前虔诚祷告,直至出现九圣三缘收杯。接着举办四昼夜普度,并用轿子抬着法师到庙后一水井取洁净水一壶,名曰“龙神取水”回庙立坛发奏,诵经礼忏,祈保旗开得胜,一家老少平安。其间制作98盏荷花灯,于夜间戌时在海滩举办水灯超渡溺水孤魂后焚化。翌日,晚戌时举办38盏山灯普度陆地幽冥,总称“水陆冥灯”。道士祭海、祭陆时不但口念巫咒且吹号角,同时跳起祈福舞蹈,祈求水陆保佑,让倭寇有来无返,置于死地。这一迎神祭神仪式,使戚家军得到精神寄托。据《义乌方志》载:“明嘉靖四十一年进入福宁州义乌兵,临阵战场,浴血奋战,尤宁德孤岛横屿,乘退潮进剿,背水一战,生擒倭寇二十九人,斩首348级,解救被掳男女八百余人,逼敌投海溺死者6百多人”。被倭寇占据3年之久的横屿岛终于光复。义乌兵打胜了入闽抗倭第一仗,史家称“第一奇捷”,继之攻克福安、连罗、福清、兴化驰援仙游,在返回途中又智歼宁德小石岭倭寇,成为义乌兵出奇制胜,人称“第二奇捷”。士兵们将胜利的功劳归功于义乌城隍、关老爷神灵保佑。在酒肉犒劳同时,他们面对神像虔诚朝拜。相传在明末六十年间,不但有一小批义乌兵定居东关,且每年有义乌后裔前来义乌城隍庙和关帝庙还愿朝拜,举办道场活动。据村耄耋吴亚进说:“当时由于东关村不足百户人家,为了方便外来客寻找,曾一时期称‘义乌村城隍’”。这一迎神习俗一直沿袭至解放初,神事活动才终止。

戚继光以曳石为疑兵退倭寇

中秋节,霞浦除了吃月饼、赏月之外,还有一种热闹而有意思的民间传统活动——曳石,它的创始人是民族英雄戚继光。

明嘉靖四十二年,八月中秋,倭寇侵犯福宁州城(今霞浦松城),“戚家军”主力部队正出援福安、宁德二县,州城空虚,调兵救城已来不及,戚继光便设曳石疑兵之计退之。他动员在城军民,用绳子拖曳石块,穿街越巷,奔跑呐喊,一时满城灯火通明,人声、石声、鞭炮声响砌州城,传于郊外。这时,倭寇已经从海口登陆,进兵到了离州城只有一箭之地的塔旺街,听到“隆隆”声响,疑是城里调来援军,不敢轻举妄动,仓惶退去,待他们探明情况,戚营大兵却早已及时赶回州城了。福宁州城因此化险为夷,免遭生灵涂炭。

据《霞浦礼俗志》载:系选一平面石,方二、三尺许,石旁夹以硬木,复以麻绳纠之使紧固,前方系以大麻绳,长数十丈,“后方系麻绳只丈余”届时,挑选强健精敏的青壮年男子数十以至近百人,在前面“牵之快跑”,而选一两人在后面“扶绳扶之”,“石上坐一健儿”,作为指挥“号令进止。”若是少年儿童“则牵小石”,形式相同,规模较小,行止如前式。大小约十余队,沿街呐喊,相互竞争,观者塞途,间或两石对冲,则互相争道,摩拳擦掌,甚至各受重伤而不恤,如此蛮动,俗反称“太平石”。

经长期演变,在解放前后曳石式样更多,制作也更为精巧,除了曳石,还有“竹溜”、“竹车”,在制作时,将锯下二、三尺长竹节内加入铜钱或碎瓷,并在竹四旁夹以硬木,四角安装滑轮,曳石时与过去旧街道嵌入高低碎石路相撞,发出声响更大,再加曳石者阵阵呐喊,其场面更加壮观。解放后若干年,由于街道改成水泥路,这一曳石才逐渐消失。而近年在霞浦牙城村、沙江村、大京村、三沙镇则又兴起在中秋节曳石活动,与从前相比,参加曳石队伍衣、帽各队颜色统一,从晚间七时至十时陆续开展比赛,得胜者获得小礼物。这项活动经费开支、除村委补助些,大部分是每个参赛者按规定出资筹集,而曳石时由于村道硬化平整,发出声响大不如前。

自明嘉靖四十二年后,霞邑沿海24处古城堡也备有曳石,一作倭寇侵城以曳石壮胆助威;二作中秋曳石以纪念戚家军功绩。同时据《霞浦艺文志》载:“明嘉靖年间举人李大琛特为撰‘中秋曳石歌’以永久纪念民族英雄戚继光”。

戚家军与光饼

戚家军在福宁州城以曳石作疑兵退倭寇后,城里百姓十分感谢戚家军,于是自发组织人员,担扛猪羊向戚家军慰劳。戚家军纪律严明,不要老百姓财物,全部婉言谢绝。老百姓过意不去,又一致决议,把猪、羊杀了,各家各户用肉馅做成麦饼。如是有人提议,戚家军随时出击倭寇流动性大,若做成肉饼,不易保存容易坏,且行军随带极不方便,不如做成小饼,中间有孔,便于串绳携带既经济又方便,于是推选城里有糕饼工艺师傅,日夜加班做成麦饼数十担,盖上斗笠,直送军营,强要每个士兵收下一串小饼,表示慰劳。盛情难却,戚家军只好收下。虽是小饼,吃起来十分可口,士兵们个个欢喜感谢。因为小饼表面光滑,人们就叫它“光饼”。后来这种光饼传至闽东各县,百姓便以做光饼相送方便士兵们带在路上吃。这一传统习俗至今乃广传闽东各县。

值得一提的是相传霞浦特有的民间工艺品糖塔也和曳石、光饼同时出现在抗倭年间。霞邑老百姓特制光饼犒劳三军以充食粮,同时为了配光饼,特制糖块,供给官兵们行军食用。久而久之,人们在此基础上又创作出糖塔。它是以糖加水熬煎成糊状,伴以红、黄、绿各种食用颜料,倒入用樟木或柚木雕刻拼制的印模,凝固后去箍开模,取出各种形状如公鸡啄白菜、嫦娥奔月、金钱钓蛤蟆、鲤鱼跳龙门、天马行空、南海观音、孙悟空、双狮、七层塔等独特造形的“糖塔”。大的一斤,小的三、四两,分实心、空心两种,作为中秋节日,家长送给小孩作为吉祥之物或送给亲友子女作为留念。

综上所述,由于戚家军所到之处以城隍爷、关老爷作为他们“护身符”,而在战争中每每旗开得胜,因此他们愈加信仰神灵保佑,从而展开一系列祭祀敬神活动。霞浦有府城隍和县城隍,而百老姓却信仰义乌城隍,其原因就是人们把抗倭护城的戚家军神化了。故信仰义乌城隍更是霞浦老百姓对义乌兵阵亡官兵的缅怀与悼念,其中饱含着爱国主义的民族感情。因此,于2005年3月中央国际第4频道,特为戚继光入闽抗倭创造了城隍信仰、曳石、光饼、糖塔、古城等一系列历史史实纪录片,并以“城隍作证”为命名,于6月初向世界频道播出。

上一个:霞浦三沙——闽东北的“闽南部落”
下一个:发展壮大中的空海研究会
 
霞浦张锦辉摄影团4月随团作业

全景围江

3月20日-3月24日作业
联系我们
联系电话:0593-8898484
联 系 人:张老师
联系手机:18150229876 13338201122
公司网址:www.xpsyxf.com
     
技术支持:无锡中搜 版权所有 霞浦摄影先锋网 @ 2015-2016 地址:霞浦张锦辉摄影团